光 (Light)

我們常指的光是因為它的存在所以我們得看到周圍。在物理學上,光因此而變得很重要。因為我們看得到附近的東西,所以我們才可以量度物件的物理性質。例如我們可以看到鏡中的自己,是因為光可以折射(即燈光射在鏡上,然後光線隨即彈離鏡面)到我們身上。光線穿過不同物體時,我們會透過物件意會到其他的物件的距離會有所不同,這就是折射。光學是旨在理解我們所看到的東西是怎樣來的,而這幾十年光學界演化成去理解光本身的特性以及如何運用它們。其他常見的光學特性包括繞射、干涉、散射等都是生活常見的光學現象。 既然我們觸不到,又不可以將光變成固體。那麼光是什麼?在歷史上,光是最先被認為是粒子的一種。牛頓認為光可以反射,就如籃球掉到地上會彈上來,所以光是粒子的一種。但牛頓不能解釋折射,因而大眾未能完全信服牛頓的說法。在1800年左右湯瑪士 ‧ 楊格透過光能產生干涉現象來證明光是以波動的形式存在。此後物理學界對光波的特性展開更多的研究。其中一個是馬克士威將光和電磁波的理論結合,從而啟蒙現代通訊設備的出現。但同時亦將我們重回光(可以)是粒子的認知。1900年馬克斯 · 普朗克將電磁波的頻率來推算出每個光子的能量,而5年後愛因斯坦因而發現光電效應。兩名物理學家先後地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但二人的發現將光是粒子和波動的形式連結起來就推動量子力學以及現代電子科技的發明。

熱力(Heat)

熱力是能量傳遞的一種方式,例如我們在火堆旁會感受到身體會回暖。 這種能量傳遞的方式應該說這是比較特別的,因為這是藉由自身和環境的互動而傳遞熱力,就算我們站著也能傳遞熱力。

觀察者 (Observer)

觀察者在物理學是很重要的,應該說是因為太重要而我們通常會忽略他們的版幅。 觀察者是例如我們這些在量度其他物件的人。舉例說,我們眼前的水杯會因為我們的不同位置而量度出我們水杯的不同距離。同樣地,如果我作為觀察者比起另一位站在更遠的位置的話,那我看到的水杯會比另一位較小。

相對論 (Relativity)

相對論旨在描述觀察者和物件之間兩者物理性質的差距。通常我們是那個觀察者,然後透過量度物件所運行的時間、長度、距離或速率,從而解釋物件是比我們走很更快或慢。 例如要量度物件所移動的速度,我們會記下物件在不同時間所在的位置。但實際上在這之前,其實我們已經將該物件劃好一個參照架構,然後識別我們在時距內相對移動的距離。 這就是為什麼相對論是這麼有用的。

MTR Livery

港鐵其中一個最大特色是其車站主色,先前觀塘延線通車時TOPick訪問過港鐵(傳送站)關於每個主色背後的意義。個post本身有幅圖有全部(excl. 何文田及黃埔)車站主色的方格圖。今年年頭,當時我在香港已經覺得很深刻跟著就做了這個。 One of the amazing parts (in my opinion) of Hong Kong MTR is their station livery. Which means each station has their own theme colour. Like below Whilist …

力(Force)

通常我們會指力為物件施下壓力。例如:「大力D推!」,或者「我仲有力拿件野上去。」。在物理學,推動物件的力是別的性質,我們稱之為壓力(pressure)。而通常我們口語所指的有氣有力,其實是指我們身體所存的能量。 在物理學中的力(Force)是指任何使物件改變其動作的物理性質。例如我們要推動一箱東西,在推的那一刻這個箱便會開始向前移。力就只在物件改變移速的這一刻出現。而在另一個例子,當我們往上建築上層時,不論是乘電梯或是走樓梯,我們都是在逆著地心吸力而上去。 地心吸力是指我們跌下時會加速,物件在越下面就越快,所以地心吸力是一種力。 所以我們的口述有時會和科學所指的有出入,如果我們要明白科學就可能要問一下權威。例如你還未扔掉的初中教科書,或者你身邊有科研背景的朋友。